楚天都市報訊 圖為:居高不下的份子錢成出租車沉重負擔 新華社發
  據新華社電“1元附加費別取消”“黑車搶生意”“份子錢太高”……4日,沈陽市約70台出租車聚集,反映取消燃油附加費、黑車泛濫、專車搶占市場等影響收入問題。
  類似的出租車集體停運事件,這一天上午也發生在浙江東陽,而在去年,內蒙古包頭、廣東清遠、陝西寶雞、安徽黃山等地也曾接連發生。
  記者調查深層原因發現,專車、黑車不過是導火索,常年居高不下的份子錢和行業壟斷問題,才是亟待動刀的行業痼疾。
  的哥訴苦收入狂降
  縱覽出租車司機反映的問題,大多與燃油費調整、調價方案和黑車、專車有關。沈陽一位出租車司機表示,當地有上千台黑車,近千台“滴滴專車”跟出租車搶生意,他們的月收入從5000元降到現在的3000元。
  多名司機表示,每月一半以上收入都交了份子錢,每天工作時間超12小時,長期處於高度疲勞狀態,“開8小時車,自己一分錢也留不下。”
  專車倒逼行業改革
  “滴滴”“快的”打車軟件推出的“專車”服務給乘客帶來了嶄新體驗,上海、南京、沈陽等地卻認為,只要提供服務的車輛和駕駛員沒有客運經營資質,都按“黑車”查處。更多地方則對其持模糊態度。
  專家指出,“專車”或可成為撬動傳統出租車管理體制改革的杠桿,倒逼傳統出租車行業改革,激活行業正向有序競爭發展。
  發改委城市交通研究專家程世東認為,目前公眾乘車需求遠遠沒有被滿足,出租車及租車行業卻面臨嚴格的數量管制及單一的價格管制,禁錮行業發展。
  份子錢成關鍵所在
  份子錢奇高不降、打車難年年被提,多年頑疾卻始終鮮被動刀。專家指出,出租車整體行業結構不合理。當前,出租車公司經營方式帶有半壟斷性質:出租車行業由政府特許經營,份子錢由出租車公司隨意定,司機完全沒有議價權。
  少數地方試水改革。武漢擬實行出租車經營權無償使用,1.5萬台出租車每年份子錢有望減負1億元;廣州試點推行“的哥聘任制”,讓的哥與企業簽訂勞動合同、拿穩定工資,每月實際上交費用可比承包制少300元到400元。
  上海金融與法律研究院研究員劉遠舉認為,減少份子錢可促進利益在出租車司機和市場間重新分配。建議政府放寬對車輛數量和價格的管制。
  ■觀點
  人民日報:是取消出租車公司暴利模式的時候了
  長期以來,不少地方在出租車領域採取配額制管理,把出租車車輛號段絕大部分放到出租車公司。由於事實上的壟斷,出租車行業發展極為畸形。出租車司機也處於絕對的弱勢地位:盈利大部分繳了份子錢,權益缺乏保障。
  市場的事,應該由市場說了算。隨著矛盾的深化,目前,應該是逐步打破出租車號段控制,取消出租車公司暴利模式的時候了。
  新華社:矛盾倒逼改革良機不可錯過
  出租車行業本是公共交通的重要補充,如今卻形成沒錢莫進來的壟斷業態。許多城市存在打車難、打車亂,備受公眾詬病。監管部門不在頂層設計上動刀子,只是修修補補,總是收效甚微。對於這一持續十多年的社會難題,用揚湯止沸的方式來緩解只能管一陣子,要想根治必須徹底打破市場壟斷。
  矛盾倒逼改革的良機不可錯過。市場上到底該有多少出租車,要由市場說了算,不是主管部門拍腦門,也不能讓既得利益群體把持。
  (原標題:圖文:的哥集體不拉活僅是黑車惹的禍?)
創作者介紹

藍藍

ezjyixpy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